智云股份(300097.CN)

一买'站'上举牌线 183亿筹码谁在接

时间:20-08-27 07:02    来源:金融界

一次买到“举牌线”,妥妥是“真爱”。

据上海证券报资讯统计,今年6月以来,40多名投资者通过协议受让股份成为A股公司5%以上的股东,其中既有产业资本,也有公私募投资机构,更有不少自然人。单笔交易金额从数千万元到近29亿元不等,合计成交金额约183亿元。

“协议转让意味着双方是友好协商,不存在抢夺控股权的动机,接盘方以财务投资或战略投资为主。”市场人士称,协议转让比例需达5%以上,股东通过该通道能以最快速度套现,又能最大限度避免对二级市场的影响。

老乡熟客“近水楼台”

今年6月以来,A股市场不涉及控股权变更的协议转让案例约40例,涉及约30家上市公司,出让方绝大多数为控股股东或实控人。

其中,农尚环境出现“一对五”转让:实控人家族分别向北京环渤海正泽、南京蓝鲸资本等5家受让方,合计转让公司37.5%的股份,总价约8.6亿元。

40例协议转让交易中,16名自然人受让方尤受关注——这些人“寂寂无名”,公告对其背景介绍往往一笔带过。从可查的资料看,部分自然人住址为上市公司所在地,为公司实控人的老乡。

注册于汕头市澄海区的实丰文化,控股股东蔡俊权将其持有的5%股份转让给自然人蓝尼娜,总价款1.15亿元。权益变动报告显示,蓝尼娜增持主要是基于看好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其通讯地址亦位于汕头市澄海区。三圣股份实控人潘先文拟向自然人王南彬协议转让5%股份,总对价为1.38亿元。王南彬披露的住所,与上市公司注册地一致,位于重庆。出资7800多万元受让温州宏丰实控人陈晓所持5%股份的自然人董湘珍,系陈晓的温州乐清老乡。田中精机6%股权的受让人张玉龙,住所位于上市公司所在地浙江嘉善。

住址可寻,身份难辨。在偶发性情况下,受让人才会揭开面纱。慈星股份在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披露了受让方徐松达的背景。慈星股份实控人孙平范与徐松达都是纺织设备业内人士,平常交流较多,彼此较为了解。在6月中旬的一次交流中,徐松达表达有意受让股份的想法,达成总对价近2亿元的交易。

老乡投老乡的典型是华友钴业的案例。华友钴业6月初披露,第一大股东大山公司与泽友(桐乡)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向后者转让公司5.67%的股份,转让价29.23元/股,总价高达18.92亿元。泽友公司身后是当地2家民企振石控股集团和桐昆控股集团,各持有50%股权,其中振石集团是中国巨石的二股东,桐昆集团系桐昆股份的大股东。

“一次性受让5%股份的对象并不好找。知根知底的老乡或是业内的伙伴,达成交易的可能性更高。”市场人士表示,不过在过往案例中,也有受让方仅是代持过桥,或有其他利益安排。

蒙面战投“各有心思”

除了自然人,出现在接盘席位的还有各类机构。接盘者中,有显赫的产业资本:智云股份(300097)实控人谭永良向小米科技转让5.37%股份,云海金属实控人梅小明将所持6%股份,以4.19亿元总价转让给宝钢金属,交易完成后,宝钢金属持股比例增至14%。2个案例均具明显的战略协同意味。

不过,更多的接盘机构幕后“金主”带着神秘感。顾家家居8月21日公告,大股东顾家集团拟将所持5.11%股份协议转让给海通资管管理的海通投融宝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总价18.688亿元。海通资管“投融宝1号”面向合格投资者发行,其投资者与顾家家居及顾家集团无关联关系。

另如,协议受让柏堡龙5%股份的,是浙江品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品润FOF品人2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科华恒盛控股股东将10%的股份分别转让给2家私募北京龙晟、上海庞增。太平基金资管计划斥资逾9亿元,从游族网络实控人林奇受让5%股份。奥佳华大股东将5%股份转让给中泰证券一款资管计划,转让价款2.91亿元。由于上述私募及资管产品,多数均未追溯至终极出资人,难以知晓幕后“金主”。

金额最大的交易发生在完美世界。该公司大股东作价28.7亿元转让5%股份,受让方北京东富锐进投资管理中心,系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出资99.9994%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

较为鲜见的是上市公司之间的交易。华锋股份近期披露,控股股东谭帼英将所持5.09%股份,作价9800多万元转让给北京雷科卓硕科技中心(有限合伙)。受让方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系上市公司雷科防务的子公司。公告称,本次交易有利于促成雷科防务和华锋股份在智能网联业务领域开展深度合作,以期产生协同效应。值得注意的是,雷科防务与华锋股份拥有共同的股东——北京理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对产业资本而言,受让股份多是出于战略考量。但背景不详的私募或资管产品定位于财务投资更准确,或是基于纾困等其他目的,不好判断。”投行人士称,“不过,但凡受让5%以上股份,最少要锁定6个月,相对于通过竞价或大宗出售,对二级市场的冲击会小一些。”

从新股东入局后的股价表现看,并无明显的共性特征,但部分公司在交易披露后股价涨幅较大,如慈星股份、田中精机等。